路人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路人网 门户 查看主题

乌 孙 古 道 的 故 事 (完)

发布者: 自渡居士 | 发布时间: 2009-10-13 15:03| 查看数: 71580| 评论数: 104|帖子模式

最新评论
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0:23:15
途中2

IMG_6417.jpg

IMG_6424.jpg

IMG_6425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0:25:34
钓客走着走着就又走到了前面,好在距离拉的不远,小锥说万一遛索不行就找浅点的地方淌过去,所以我和小锥一边走一边看河的走势,找宽的地方,宽的地方水自然会浅一些,实际上科克苏河根本找不到能淌水过去的地方,河水一直都是那么奔腾咆哮。

上行了4.1公里处(非安行者游记中所说的6公里),我突然看见有三条“电线”横过河面,就说:那下面有三条线,钓客看了看说:是遛索吧,哦,就是遛索,是遛索!

找到遛索,大家都很兴奋。人到齐后,钓客说:我先过吧,我说:还是我先过。接着钓客就开始准备过遛索的装备了,其实就是攀岩用的一些绳带和快挂,钓客对攀岩的装备很了解,而我对这方面是完全的外行。

钓客用攀岩用的绳带做两个扣托挂在我腰部和胸部,用两快挂再挂在遛索的钢丝上,再带着条50米的绳子,我就这样“飞”了出去。遛索钢丝呈很大的弧行,下容易,上就难了,我用手费力的抓着钢丝,一点一点的想对岸拉,再有快挂毕竟不是滑轮,和钢丝的摩擦力很大,因我是第一个过去的,对面没人接应,让我遛的很辛苦。

我过来后见树旁有牧民用的滑轮和腰带,就挂在钢丝上,让对面的他们拉了过去。再后飞云过来了,飞云又带了些绳子,这样,我们两边都有了绳子,可以拉来拉去。人和包就这样过了科克苏河。

飞云过河

IMG_6427.jpg

小蜜过河

IMG_6433.jpg

我的同居者——阿肾

IMG_6434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4:14:37
最后的钓客过河后时间快到下午两点,过河后大家午餐休整了半小时,顺便晒了晒潮湿的帐篷。

中午的阳光很好,晒的人很惬意。

IMG_6443.jpg

两点半出发,走不到400米就有三个哈族的牧民在煮面吃,我们过河的时候就见过他们,他们一直在围观我们,可惜语言不通无法交流。


IMG_6445.jpg


IMG_6446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4:29:33
在三位哈族牧民旁边就是条河,这条河分两个叉,不远处汇入科克苏河,我走到河边一看,就说:换军胶吧。接着我、猪啦等就开始换军胶,钓客直接光脚过去的。

河的第一个分叉水浅,很容易就过去了,我和钓客在第二个分叉上下走了几遍,也没找到能适合涉水的地方,水深浪急的。这时阿肾也上下的寻找能过河的地方。小锥说:看能不能和牧民说下,让他们用马驮我们过去。具体是谁去和牧民交谈的我不知道,但结果不理想,牧民要每人200大元,这个价格太离谱。

快4点半了,我有些着急,因为我知道离阿拉皮也沟下面的营地还很远,在这样下去难免要走夜路。于是我对钓客说:我试着先过去吧,然后找下面窄的地方用绳子传包,人轻装就好过很多。钓客说:那先做个保护你再过吧。于是我腰上栓条绳子就去过河,河水一下就淹没到了腰部,明显感觉到JJ受冰水的刺激缩不到一厘米,水很急,冲击力很大,我用登山杖费力的保持着平衡过了河。

下图是钓客光脚过第一个支流,前面不远出的第二个支流水急浪大很多。


IMG_6447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4:51:53
再后飞云和阿肾也涉水过了河,这时,四个牧民骑马过来(三个是刚吃面的),用马把其余的几人连人带包驮过了河,并且没要一分钱,唯一要的就是两包烟,还好9人中有阿肾抽烟,真是让人感动。刚才还要每人200元的,现在突然就免费了,也许是我们大无谓的革命过河精神感染了他们。温暖的手曾说过老哈(对哈萨克族人的爱称)很厚道,确实是这样。

我相机不在身边,这感人的一幕没拍,想必有别人拍下了。

接着就是迎着下午5点种的阳光赶路。

IMG_6457.jpg


IMG_6460.jpg


IMG_6464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8:54:44
下午6点整,我们终于走到三棵树的简易木桥对面。就是说为过科克苏河,几乎用时一天。

大家在木桥处休整了半小时,相互合了影,缅怀下河的对岸,就向今天的目的地——阿拉皮也沟开去。

河这边看木桥。

[attachimg]16454[/attachimg


IMG_6472.jpg


IMG_6478.jpg
IMG_6471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8:56:24
终见阿拉皮也沟沟口的大营地,时间是19点半。

这是个大草台,十几匹马在悠闲的吃草(没牧民),我们慢慢的找寻最适合扎营之地,我找营地的要素不仅仅地平,还要离水近,附近易找到干柴,钓客一人又往前走,上了另一个草台,并大叫让我们过去。我看了下,他找的地方离水源远,要上下一个十米的坡,而我们现在找的营地就在一小河边,且随地就能找到干柴,大家也都比较满意,就让他下来。

钓客见我们已经在卸包开帐中,无奈的也走了过来,我看的出他不爽。
IMG_6483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8:58:28
搞不明白的失踪——两人丢了

阿拉皮也沟营地非常棒,海拔2100米。

今天没有达板翻越,大家不感觉很累,又围着篝火聊天。篝火聊天时我还指着后面对大家说,明天就沿着这个沟向上爬了,要提升900米。又说了早晨8点出发,是夜无话。

晚上星星很多很亮,预示着明天又是一个艳阳天。


后话:大家应该多开会交流,没想到天亮后就闹出了事情。


9月30号

这天是整个事件的开始,在说明之前,我转贴部分安行者的游记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8:40到达阿拉皮也沟口,此处较开阔,而且有一平草台子可扎营上百顶帐篷,很适合大部队休息,但我们今天晚上不能在此扎营,因为本身剩下的时间已经非常紧张........此稍微休息,我给大家说明了我们目前的情况和面临的困难,为了能按计划出山,大家必须要坚持一下,今天也要走到天黑.

阿拉皮也沟是我没有走过的路,沟口海拔2015米,从沟口向沟里看,是一个非常狭窄的沟,不象一条很深的峡谷,不注意很容易错过,我在确认此沟时,经过反复GPS点和图纸上的位置判断,只有那从沟里流出的不小的溪水,能判断此沟有一定的汇水面积,但总体上来说,此处还处在达坂的北面,是阴坡,而天山的阴坡都是长满了树木,海拔又低,峡谷又窄,满沟内树木繁茂,人迹罕至,倒伏树木无数,杂草丛生,特别现在雨越下越大,草丛湿滑,马道时断时续,时隐时现,有时被倒伏的树木拦住去路,只能在密林中钻行,非常象电影中的热带雨林,感觉越来越阴暗下来,看不见天空,不知是因为阴天还是因为快天黑了,十几米以外就看不见人了,行进速度非常缓慢,但后面的队员还是不能及时跟上,我只能等队员都跟上了才敢前进,因为密林中最容易迷路,我让队员一个跟一个跟紧,不能拉距离太大,相互多喊一下,给后面的队员提醒如何通过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上!


我们是早晨8点10分出发的,走不多远就进到安行者所说的密林,马道不明显,我看左边好象是马道就往上探着走去,走没多远就感觉不对,对下面的小锥喊:过河那边找找路。这时阿肾已经在河的对面并说有条很明显的马道,我喊到:顺着走。我由探路的坡上下来时,见到钓客和飞云在下面唧唧咕咕的,飞云喊小锥:小锥,小锥过来商量一下。飞云喊声不大,我离他俩不远,而小锥已经过了河,在河水的潺潺声中是听不到飞云喊声的。

我下来后走到他俩面前问:怎么了?
飞云:这路不对,这不是阿拉皮也沟,你看能上面能看到雪山,肯定不对
我:不对也要从这里走(因为我听他这么说,就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,乱指挥,阿拉皮也达板本就是一雪达板)
钓客:这路不对,这不应该是阿拉皮也沟。
我:????(拿出相机看卫星图)
钓客也拿出他的等高线图,这时飞云也拿出一张打印出来的等高线图,我给钓客看了卫星图,并说这应该就是阿拉皮也沟。
钓客(指着等高线图):你看这里有几个沟,按时间我们还没到阿拉皮也沟,阿拉皮也沟应该还在前面,这是别的沟。

我这时拿出了安行者的游记,并把以上的文字念给他俩听
飞云:这游记中并没有说阿拉皮也沟有马呀。
我:你怎么这么叫真呢?
这时,大队看我三人在交谈,也都没有前行
我:小锥,小锥,你过来一下

小锥得知我们的争执后,就说:这样好不好,我们先按钓客说的走,以一小时为限制,一小时后大家再看对不对。

小锥这样说是有道理的,因为按钓客说的走是沿科克苏河继续走,平路,而按我的走马上就要开始提升。而钓客死认的理就是我们昨天到阿拉皮也沟时间早,和他估计的不一样,一小时时间不长,再说钓客也是队里的“向导”,我不想在这方面和他叫真。

我们又叫了小蜜,把情况给小蜜说了后,小蜜也同意了按他们的线路走一小时。我叫回所有的人,并对钓客大喊声:现在是9点零5分呀!


接着,大家回撤了一点路,钓客和飞云又开始毛病故犯,向前狂奔起来。一会就不见了踪影,小锥也在后面死死的追赶着他们。

争执图一(小蜜拍摄):

DSC_0223.JPG

争执图二(小蜜拍摄):

DSC_0224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8:59:40
错了,线路错了,人也错了,整个都错了

沿着科克苏河继续走,我是越走感觉越不对劲,边走边对相机中拍摄的卫星图,查看着GPS,留意着科克苏河的拐弯。

仅仅走了半小时,我果断的阻止了大家的前进(下图A点位),说:错了,线路错了,我们刚进的就是阿拉皮也沟。并拿着卫星图、打印的游记给小蜜讲我的判断理由。小蜜这时也感觉到走的不对。我说:原地等他们吧。跑我们前面的三人:钓客、飞云和小锥。小蜜问我:追不追回他们?我说:有时间限制,他们一小时后会回来的。

6人等了十分钟,我看这样太浪费时间。就说,我还是去找他们吧,然后就轻身去追赶他们三人(带对讲和GPS),距我们1.3公里处追上小锥,小锥正在一山坡处坐着,小锥说他看后队没跟上,并且他也感觉线路不对,所以就没走了,并估计钓客和他相距有10分钟的路程,小锥看我追的直喘,就说他去追,我说:不用了,你是重装,我没背包,你回走吧,他们在路上等。

接着我又狂跑起来,真不知道两人怎么能走的这么快,我一直追到2.4公里处(下图B点位),心想他们是不是已经转了回去,一小时规定的时间也早就到了。就开始转了回去,回去路上我就用树枝摆了两个回去的箭头。

我汇合到大部队,把情况说了一下,然后大家能做的就是“等”了,等到中午快一点钟,还不见两人回来,我和小锥就决定再去找寻他俩,中途见我做的树枝箭头依旧静静的在地上。我和小锥一直找到下图B点位前面一点时,见地上有他们留下的字迹,辨认好就,5个字认出了三个,两个“湖”字,一个“边”字,这以后连他们的脚印也消失了,我和小锥一直走的下图C点位,只能返回。

C点位是个高7、80米的断崖,前面已经没路了,只有一座没人的木房子和几头牛在吃草。河水流到这里突然受断崖的阻挡几乎转弯90度,这里河水异常澎湃。

可能也有明眼人看出了,C点位上面翻过个山也是条沟,也通往第一保护站。其实这条沟我早就看出来了,也和小蜜商讨过为什么安行者偏要翻越3100米的达板而不走这条看起来很轻松的沟。C点位80米高的断崖已经解答了当时我看卫星图时的疑惑。

以下是当时的聊天记录(日期:2009-09-10):

自渡居士 13:10:06
我在想他们为什么不往下走,从我划的黄线过去呢?根本不用翻山的,顺着沟直接能到湖边

小蜜蜂 13:10:29
你的意思是往沟里走

小蜜蜂 13:10:43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太深所以没走沟里

自渡居士 13:13:47
搞不明白,安第二次也是十月走的,他应该会选择这样更好走的线路的,但他却去翻越阿拉皮也。

自渡居士 13:14:02
也许那条沟水大??

小蜜蜂 13:14:09
我估计是那样的了

自渡居士 13:14:27
但看照片并不很大水的,应该可以淌过

小蜜蜂 13:14:45
从山形看那条沟应该还是很深的吧

自渡居士 13:18:19
要这条沟能走的话,会快很多,不用翻山了

小蜜蜂 13:18:44
有时翻翻山风景更漂亮


后来为保险期间,还是决定按安行者的翻越阿拉皮也走。
乌 孙7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5 19:00:41
我和小锥回来是一路留很多“回营地”三字,汇合大家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,这时去翻越达板时间很紧张,再说两人不见了弄的大家心情很沮丧,小蜜怕两人遇见坏人,更怕两人遇见狼,脑海中产生很多奇怪的想法,而我们还一直寄托他们回来的。无奈中大家又回到营地。

钓客背着帐篷,他是和小蜜混,飞云属于临时“空降”,一人单帐,我们非常不理解做为一个也走过很多地方的驴,又背负着吃住,怎么就能这样的“跑”掉,或对或错最后也应该等齐人呀,尤其走这样的高危线路。

小锥说:明天我们再留一天,两人守营地,其余的人去找。
我说:晚上开个会吧,看大家的意见。

于是乎,我们在下午4点的时候又回到营地。看着天色逐渐变暗,大家心里都明白,他俩人是不会回来了。晚饭后大家开会,各述其见,我的理由是不能再等了,一:他们留的字也说明是要湖边汇合,二:两人也是老驴,户外经验丰富,应该不会出问题,三:我们现在的7人不应该再分散了,容易出事,四:带的食物等有限制,不能再等。
后来大家一致认为明天还是走,最后小蜜说:明天走,大家走早点,尽量在天堂湖扎营。

后来定的是7点出发,小蜜和我这边混吃的,翠儿、猪啦、小蜜也只能三人一帐了。

猪啦用树枝上的碳又写了“天堂湖边见”。异常郁闷的一天。
IMG_6487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路人网 ( 粤ICP备08061400号 )

GMT+8, 2021-10-23 13:3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