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人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路人网 门户 查看主题

乌 孙 古 道 的 故 事 (完)

发布者: 自渡居士 | 发布时间: 2009-10-13 15:03| 查看数: 71578| 评论数: 104|帖子模式

最新评论
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44:54
大家知道今天路程很长,所以速度都很快,一是归心似箭,二是多是缓下或平路,三是大家物质消耗的也差不多,包轻。

我开始第一,但洒尿的工夫大家就变成了个点,我倒成了最后。真够快的。
IMG_6647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47:36
过河

IMG_6655.jpg


IMG_6659.jpg


IMG_6664.jpg


IMG_6665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50:34
下了场大雨,我看着雨有些担心,对站我旁边的猪啦说:雨后怕河更难过呀。好在半小时后雨就停了,河水没有高涨。小锥此处为帮大家整个人还滑到水中,起来后手举着相机说:还好没进水!

快把手给我!
IMG_6670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55:51
一起加油,不离不弃!
IMG_6675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56:39
周围的山势越来越平缓,越来越矮,天色也越来越暗,走最后的4公里时已经很黑了,大家靠头灯前进,而老天也故意“刁难”我们,越近山口越要过河,一会左一会右,而此时的河水也是最大最急的河段。头灯光线有限,没办法照透河水的深度,唯一能做的就是人下去探了,小锥,阿肾和我分别找地方下河探水,我探的地方有时连登山仗都探不到底,运气总在小锥那里。

黑夜中没完没了的过河和探水,又看不见前方的道路还有多远,真崩溃呀!

每次集体过河(10公里时大家才知道集体过河比单人过河受水的冲击力小很多),阿肾总在河的下游做保护。抽烟的男人,就是好男人,

唯一的一张夜过冰河的照片,拍摄时间是21:58分
IMG_6677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57:38
我们出来了!

2009年10月3号22点21分,农历今天是八月十五,团圆的日子,我们出来了。

面前展现的是广袤的戈壁,有微弱的月光,天是黑的,地是灰的。大家沿着一条明显的路向戈壁走去。戈壁的风很大,吹的地上沙土飞扬。往外大约走了一公里,有了微弱的手机信号。小蜜蜂马上拨打钓客的手机,他和飞云两人已经在黑英山乡,小蜜让钓客联系部车到山口这里接我们,半小时后再联系时,钓客说车已经出发了,大约一小时后能到。我们这时要做的就是合着风沙等车到了。

戈壁一马平川的,远远的就见汽车灯射向天空时隐时显的光束。车到了,是部中巴车,钓客下车后接下小蜜的包,飞云也接个包(忘接谁的了),我走在最后,心理一直在对自己说:平静平静。一是钓客帮叫到车,不然我们要走20公里才能到黑英山乡,二见他能很主动的帮拿包。

上车后我坐第一排,小蜜和钓客坐我后面,再后是猪啦和飞云,小虫子、阿肾和小锥坐另一边的单坐。我放下包,坐在那里收登山杖。小蜜和钓客在后面小声的说话——辩解,都是辩解,如果钓客能见面马上向大家道个歉,也不会有动手的事情发生。听到辩解我当时就恼了,转身拎起钓客对面部就爆打一拳,大家对我这突然的行为一下惊呆,阿肾、小锥、猪啦马上过来就开始阻拦,我接着又打了一拳。架拉开了,打了两拳,本也没想下重手照死里打,不然,湖边我也不会给小锥说拉架的事情,我怕手重了把人给打坏。


钓客没有还手,他鼻子被我打破了,小锥怕我再出手就坐在我旁边夹着我。飞云在后面大叫:怎么能打人呢?过来打我过来打我,不打不相识。我听后火腾的又起来了,站起来指着飞云说:别以为不敢打你,下车再跟你算帐。小锥把我强压座位上,我知道在车上已经打不起来了。

车是直接开到库车县的,路上,小蜜从车位后拉着我的胳膊说:居士,我知道你是为我打的,下车别在打了,就当给我面子。猪啦和飞云坐一起的,一路两人都是打口水战,飞云一直认为是我们抛弃了他俩,具不认错。还好我和他坐的远,不然。。。。。

半夜2点半车到了库车县,但进不了城,宵禁中,到早7点才能进,于是大家在一个烤羊肉串的地方各自烤了点羊肉吃。烤羊肉时飞云几次想和我交谈,我都拒绝了,我怕话不投机又动手。

也是大家等待进城中,小锥、猪啦、翠儿等已经有了放弃走夏特的想法。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58:06
进了库车县,大家的心情都比较沉闷,缺少完成乌孙后的喜悦。现在想走夏特的只有小蜜、阿肾,钓客和我四人,但我和钓客是不可能再走一起了。小锥,猪啦等说时间不够,怕走夏特后赶不上回来的飞机,其实此次出行已经预多一天时间的,走完全够时间,只是大家没了走夏特的心情。如果小蜜、阿肾和我三人走每人的背负会很重,毕竟有些公共装备是必带的,最后很遗憾的放弃了走夏特。

我们连一次完整的聚餐都没有,大家找好住宿就各自找地方吃饭去了。既然走不了夏特,至少要找个地方打发以后几天的时间呀,

小蜜和翠儿决定去喀什,然后再走沙漠公路,钓客很孤立,一人无处可去,就也决定去喀什,小蜜心软。飞云本已经买好了4号回北京的机票(两人的分队和飞云想赶4号的机票有很大的关系,后话),因出山晚了也只好放弃,自己坐大巴回乌市再重购票(两人的分队和飞云想赶4号的机票有很大的关系,后话)。剩下的我等五人买了回乌市的火车票,决定在乌市附近转转。

下午给老婆打个电话,老婆听出我言语中的无奈,就说:你应该宽恕所有的人,所有的事,所有的物,包括你自己。我听后突感很内疚,大家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我就说:叫上飞云吧。

飞云、猪啦、小锥、阿肾、小虫子和我六人一起来到库车步行街吃饭(小蜜和翠儿自己宾馆打火锅,不出来),我叫上飞云一是想知道他当时是如何想的,二也把他当北绿过来的客人,最主要是老婆的电话中说的那话。——可结果是,这是我吃的最闹心的一餐饭,喝的最窝囊的一场酒,我的拳头落的更应该是飞云的脸上而不是钓客。


对话很多,不可能全写,只能归纳几点:

一、具不认错,一直认为自己对,并说北绿大家都这样走,只有一个目标,然后各走各的,目标处会合。

二、推卸责任,把责任完全推卸给钓客,一直说自己不了解我们制订的线路,不知道要走阿拉皮也沟上。可事实他是知道的。

三、他不承认自己是北绿的人,并说我们可是在绿野上随便“臭”他。

四、一直认为是我们抛弃了他们,且说不记得他说过这,不记得他说过那

在辩论一个事情时,飞云对猪啦说:你没资格参与讨论。
结果猪啦气走,5分中后又转回对飞云大叫:“你给我道歉,快,给我道歉,你凭什么说我没权利”见大家都要求他道歉时,他才道歉。

猪啦:我要是男的,会打你打的更狠。

以上归纳均为事实。

后来知道钓客回头找过我们,也发现了我们留在地上的字,但飞云不想回头,他要赶4号的机。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58:49
小锥买的大馕
IMG_6681.jpg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7:59:47
很枯燥乏味的火车之旅,现在我们有大把时间去“浪费”。专找了辆慢车坐,美其名曰的看窗外风景,结果除了戈壁还是戈壁,一直怀疑这火车是不是在行走。

众所周知的原因,乌市这个十一住宿很便宜,到处特价中。

IMG_6694.jpg

IMG_6698.jpg

我们去郊外赏花
回复 自渡居士 发表于 2009-10-17 18:01:08
我们去观树

IMG_6703.jpg

IMG_6709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路人网 ( 粤ICP备08061400号 )

GMT+8, 2021-10-23 12:3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